<mark id="ptjjt"></mark>
      <ruby id="ptjjt"></ruby>
      <del id="ptjjt"><big id="ptjjt"></big></del>
      <ruby id="ptjjt"><progress id="ptjjt"></progress></ruby><menuitem id="ptjjt"><big id="ptjjt"></big></menuitem>

      <dl id="ptjjt"></dl>

            <noframes id="ptjjt"><big id="ptjjt"><progress id="ptjjt"></progress></big>

              <p id="ptjjt"></p>

              <noframes id="ptjjt">
              <noframes id="ptjjt">
              <menuitem id="ptjjt"></menuitem>
              您的位置: 首頁>橋山擷英>文學天地>正文
              雙龍煤業穆海宏微小說——夢
              發布時間:2021-04-23 16:44:25 來源: 作者: 點擊:

              他經常會做一個夢,夢里提著槍,如電影里的英雄一般,隱藏在掩體的后面,如隼一般的目光,通過瞄準鏡屏住呼吸警惕地盯著直到那個人出現,心開始劇烈跳動,呼吸也急促起來,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氣,隨著那人的腳步,緩慢移動著槍,直到對方停了下來,抬起頭朝著他的方向看了一眼,他從眼神里確定,那人并沒有窺探到他的存在,除了心跳聲,周圍再也聽不到任何聲音,他咬緊牙輕輕地觸動扳機,每當這時,他就會猛的睜開眼,盯著漆黑的天花板,深吸幾口氣后,翻個身,一夜無夢。

              這個夢,他夢了幾十年,同樣的場景,同樣的地方和同樣的事件,但每次都在千鈞一發時驚醒,短則幾日,長則半月,便又會重復一次。

              那一年,天旱無收,家中能吃的基本都吃了,父親無奈,背著麻袋每天早出晚歸,有時,麻袋里是數的過來的幾粒糧食,夾雜著不知名的野草,有時,麻袋里只有少量的嫩樹皮,剁碎后放在鍋里蒸煮,滿窯都是草腥味兒,煮過樹皮的水晾涼沉淀后,有少的可憐的沉淀物,一家人就靠著這些一直從初夏撐到初冬,時隔多年,他仍然清楚的記得煮樹皮的味道,令人作嘔,卻貴如金寶。

              那是一個黃昏,日頭如血一般掛在西邊的山梁上,初冬的空氣中夾著黃土干涸的味道,曾是布滿小麥、玉米的大塬上,除了望不見的黃土之外再無他物,所有人苦苦盼了幾個月,在等待中逐漸失望,那每年都會準時到達的第一場秋雨好似在來的途中迷了方向,人們想盡一切辦法,燒香、磕頭但卻似終沒能夠為大地求來一滴水,錯過了小麥下種的最佳時間,對來年的希望也就失去了一大半。他漫無目的的在黃土地上走過,腹中饑腸轆轆,就連平日里被當柴燒的玉米茬都被人們運了回去,洗凈剁碎了熬那一小撮的沉淀物,一腳下去,黃土沒過腳脖子,輕柔地纏住小腿,能夠蠱惑一個正常人的心靈,往日里那些土地的邊界都已經模糊不清,分不清是哪家那戶的。

              他突然停了下來,黃土下面似乎有什么東西硌了腳,他彎下身子,將手伸到黃土里面,被黃土掩埋的那個東西,是那么的熟悉,圓潤光滑,顆粒大而飽滿,約莫一尺來長,他興奮極了,將它從土里拉了出來,那金黃的顏色充斥著周圍的一切,即使在快要失去陽光的時候,也同樣刺著他的雙眼,他小心翼翼的用衣襟將它擦拭干凈,緊緊裹到衣服里面,要知道,他已經很久沒有聞到過玉米面味兒了。

              他欣喜若狂,踢著黃土往回趕,剛要踏出這片黃土地的時候,一個人抱著雙臂站在那里等著他,剛才的歡喜變成了擔心,他站在那里一動不動的看著對方這個比他高出很多的人,那人指了指他的衣襟,他緊緊的后退幾步后,用盡全身力氣轉身就跑,但沒幾步就被狠狠的按到在黃土里,不論如何掙扎都沒能夠保住他的寶貝,他氣急敗壞翻身抱住他的腿去撕打、抓咬,卻被一腳狠狠的踢到黃土里,等他再爬起來的時候,已經只剩下自己一個人。

              他感覺到胸口堵的難受,全身都在顫抖,咬緊牙關回村而去,村中一片死寂,背后有陣陣的冷風吹過,一直滲到他的骨頭里,他站在窯背上,那若有若無的香甜味很久都沒有進入過他的鼻腔了,差不多都快要忘記是什么味道了,他使勁貪婪的吸著,但那明明是屬于自己的,只是在他的地里撿到的而已,他怒氣沖沖的沖進去,但滿屋子的香甜味就在他踢開門的那一瞬間似乎就跑的無影無蹤,炕上的空盆告訴他,他來的有些晚了,一切都來不及了,他抓起盆重重摔地摔成碎片,毫無疑問,迎接他的是一頓打,他的臉被揍出了血,全身沒有一處不是疼的,拖著疼痛的身軀,他再次來到窯背上,搬起一塊大石頭狠狠的扔到院里。

              風很冷,有些濕潤,沒人追上來,到家后,他已經感覺到自己奄奄一息。那一夜,雨從半夜一直下到黎明,他做了一個夢,夢見自己就好比電影里的英雄一樣,端著槍,藏在掩體里。

              他們依舊在村里見面,他堵著氣不說話,不理他,有人后來帶著一大袋子的糧食粒到他的家里,為他的父母說了很多客套話,但他卻一句不聽,放羊的時候,他就用刀刻了一把長長的木槍,路過的時候他總要把槍對準那家院子,仔細的瞄準射擊。

              村里人都說,這孩子,太記仇了,但那根木槍從未離開過他,一直跟著他走出村子,來到小城,直到上火車的時候,他才極不情愿的將它繳出,但不論走到那里,他一直在做那個夢。

              他又一次做了這個夢,依然端著槍,隱藏在掩體后面,但瞄準鏡里的那個人是那么的和善、充滿了愛和陽光,滿眼都是黃土地上的溫暖,他輕輕的放下了扣在扳機上的手指,從夢中輕輕醒來,披上衣服,拉開窗簾,窗外的城市,燈火溫和如春。

              從此后,他再沒做過那個夢。

              友情鏈接:

              版權所有:陜西陜煤黃陵礦業有限公司(黃陵礦業集團有限責任公司)
              地址:陜西省黃陵縣店頭鎮   郵編:727307 技術支持:黃陵礦業信息中心
              Copyright(C) 2011 Huangling Mining Group   E-mail:txzx@hlkyjt.com.cn

              陜公網安備 61063202000102號   陜ICP備案05006082號-1

              高清字幕不卡一二三区_欧美特黄一级aa大片_午夜伦yy44880影院_亚洲丁香婷婷综合久久

                <mark id="ptjjt"></mark>
                  <ruby id="ptjjt"></ruby>
                  <del id="ptjjt"><big id="ptjjt"></big></del>
                  <ruby id="ptjjt"><progress id="ptjjt"></progress></ruby><menuitem id="ptjjt"><big id="ptjjt"></big></menuitem>

                  <dl id="ptjjt"></dl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noframes id="ptjjt"><big id="ptjjt"><progress id="ptjjt"></progress></big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p id="ptjjt"></p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noframes id="ptjjt"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noframes id="ptjjt"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menuitem id="ptjjt"></menuitem>